罗永浩,跟戴威、王思聪的问题不一样,但他还

情怀变利诱

3

2

这并不是因为最高2000元的现金红包、20多个平台的购物福利、6888部大疆无人机、一万份三只松鼠大礼包、一万份本命年内衣套装、一万张携程返程机票,而是舞台核心似乎电视购物主持人呶呶不休推销的家伙,居然是罗永浩。情怀散去,却只剩下利诱,让人觉得惋惜。

对聊天宝,“老同志”发挥余热过后,罗永浩的下一步会走向何方呢?

当共享单车血流漂杵的时候,戴威跟他的团队还在为ofo用户押金不假思索。他们甚至在小黄车平台测试“折扣商城”,押金1:1换金币,可能兑换物品,包括红酒、零食、牙膏、洗发露等,如果用户把99元押金都兑换,则能拿到150金币。共享经济沦为如此下场,令人唏嘘。

昨天深夜,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内部员工群发表长文确认了熊猫直播的破产。据悉,从2017年5月最后拿到B轮10亿融资之后,公司苦撑了22个月,寻找的5个潜在投资方最终不注入资金,导致资金链弛缓,员工工资无奈结算,主播出奔,收购不成。没熬到C轮融资,王思聪一手缔造的熊猫直播就此黯然离场。

惊蛰之后,互联网圈的消息不乐观。

此外,据聊天宝(原子弹短信)及利益相干人吐露,3月5日下战书,聊天宝团队宣布就地驱散,200多人的团队,“只保留二三十人”,或将回流到锤子科技。另据锤子内部人士新闻称,“罗永浩在遣散前就离开了聊天宝,当初(两者)已经无关了。”一周前,据天眼查数据,罗永浩已经退出聊天宝股东行列。回想一个月前,老罗在发布聊天宝时,曾坦言“渴望用最短时间解决供应商的欠款问题”,然而对于锤子销售低迷、融资失败、资金链缓和、裁员、拖欠工资、法人变更、破产卖身等“至暗时刻”的报道,他也只是说“锤子没那么惨,相关信息过了保密期之后才华公布”。

1